趁著自己記(怒)憶(氣)猶(未)新(消)來紀錄一下這個令人痛並快樂著的荒謬劇。

簡言之,就是我本來是只是要去補蛀牙,結果被牙醫尻了一下,然後變成香腸嘴+破相的故事。

至於香腸嘴只是一時,但破相是不是永遠?我不知道,只能說寫完本文時傷疤還在,我還在持續自我療癒中,期待完全復原的一天。

這篇主要分享外籍新娘(我本人)在英國第一次看牙醫本來害怕,後來欣喜,最後驚恐的心路歷程,不想看故事的話,你快速往下滑可以看這些重點就好:

❶ 台灣牙醫好棒棒

❷ 在英國看牙醫的流程

❸ 英國牙醫的環境 (有圖)

❹ 英國2021年NHS牙醫收費標準(有圖)

❺ 讓香腸嘴奇蹟恢復的三大神藥(有圖)

你還是想看故事始末的話,這我要從撰寫本文的1年前開始說起,那時候我回台灣待產+坐月子的同時趁機整頓了年久失修的牙齒。

📅 2020年10月

卸貨前我保守一點,只做了不需要照X光和麻醉的1顆補牙和洗牙。

卸貨後和牙醫師表明我在台灣的時間有限,牙醫師很確實的幫我照了X光做了檢查,並且提供我全口牙齒狀況的治療計畫,然後超神奇的在兩週之內搞定我當時牙齒所有的問題,包含7顆牙齒的補牙,裝上1顆(特別訂做的)假牙,治療牙齦等等,超級有效率,台灣牙醫好棒棒!真的不得不再讚嘆台灣真是醫療的寶島!

尤其如果妳和我一樣是在在禾馨士林坐月子的話,這邊大概只有10分鐘的車程,所以不用擔心出門時間太久,耽誤了寶寶的親餵,擠奶或月子中心其他的活動例如衛教課程什麼的。

而且對面就有屈臣氏,旁邊還有郵局和藥局,如果要買個東西或等uber的時候也都不會無聊。

我通常都是牙醫結束看診的時候會順便去屈臣氏逛逛藥妝或補貨,像是產後用的衛生護墊之類熊貓上不一定會買得到的東西。

這邊不得不推薦一下我超級給力的牙醫師!

●志強牙醫●

地址:台北市北投區自強街95號

電話:+8862-2823-4515

照片來源:https://mydent.tw/dc/1014

📅 2020年12月

台灣做完月子回到英國家。

本來一直覺得台灣牙醫高明的醫術應該足以讓我牙齒撐很久都不用看牙醫,但後來卻常常覺得牙齒酸軟,我就想,會不會是傳說中媽媽在懷孕或生產後都會有缺鈣的問題,而影響到牙齒的健康。

但不論如何,我自己畢竟不是醫生,東想西想其實無解,再加上在英國NHS下(國家醫療體系,可以想像成是英國的健保),懷孕和產後(1年)其實都有一些免費的醫療福利,去給牙醫檢查一下也不錯,看看專業的可以給我什麼建議,或者有什麼需要治療的。

📅 2021年7月

阿財趁自己電話掛號牙醫的時候順便幫我註冊成功,預約到看診時間大約在2個月後。

雖然是要這麼久才看得到,我已經覺得很幸運很感激了。

幸運的是本來預想下次回台灣看牙齒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只能一直求老天不要讓我在那之前牙齒有什麼狀況,但沒想到現在居然有個機會可以去看牙醫。

而且如果您不在英國可能有所不知,在英國要看個牙醫可是很神聖的大事,不要說註冊了,就算是已經有註冊過牙醫,從預約掛號到真正排到門診日期看到自己起碼都是3個月起算,所以有個笑話說,你如果牙痛要去預約,等你真正要看的那一天,要不然就是你已經痛死了,要不然你已經不痛了。

對,這是我在英國生活多年的體悟,英國的醫療主要用在「救死」,而不在「救急」──在你快要死掉但沒有死掉的時候才會輪得到你使用真正的醫療資源,前提是你夠幸運的情況下。或者你的病痛自己好了,你也不用去浪費國家的醫療資源了。

尤其是疫情過後因為疫情爆發後產生的資源短缺和預約塞車的狀況變得更誇張,據傳很多NHS牙醫不但不接受新病人的註冊,而且甚至連個最基本的洗牙或蛀牙盤查 (check up)都要排到1年之後。

所以我能夠成功掛號到,真的有夠幸運的。

📅 2021年9月10日

看診前3天,手機簡訊收到了牙醫診所提醒看診時間,並要求在看診前要完成的問卷。

內容大概是個人醫療史,包括個人健康狀況以,過敏史與生活習慣,和印象中多年前剛來英國註冊全科醫生(GP)時填寫的問卷內容很類似。

📅 2021年9月10日

看診前1天,手機簡訊收到了牙醫診所提醒看診時間,並要求在看診前告知武漢病毒的感染或接觸狀況。

📅 2021年9月13日

第一次看診。

懷著有點興奮又有點害怕的心情去看診。

興奮的是,我來了英國這麼多年,第一次要看牙醫感覺到很新奇。

害怕的是,我本來就是很怕看牙醫的人,再加上自己和身邊朋友們在英國有過的醫療服務體驗,通常的感受都是比較崇尚自然(在此翻譯成大白話:原始和粗糙),所以不免有點緊張和擔心。

一抵達先向櫃台報上姓名,告知是符合NHS產後1年的身分。

然後到候診區等候。

↓牆面上有一些提醒防疫的標語。

↓還提醒病患不是每一個社會福利都可以免費看牙醫。

↓地板上也有標語提醒病患保持社交距離。

↓座位之間的距離應該都有5公尺以上。

我等了不算太久,大概20分鐘,由牙助帶領上樓到診間。

進到診間,目測為我看診的應該是印度裔的牙醫,隔著口罩(應該是)對著我微笑。

↓診間感覺蠻寬敞,可能因為是典型的英式老房子所以挑高很高,不會很壓迫

第一印象感覺牙醫蠻親切,讓我緊張少了一半。不過想起阿財說,上次牙醫隔著口罩害他完全都不知道牙醫到底都在跟他說什麼,讓我又不免開始擔心,口罩+口音,等一下會不會溝通困難。

簡單寒暄之後,牙醫大概跟我核對了幾個我填好的問卷的問題,例如慢性病和藥物過敏。

然後為我拍X光。和我自己以前在台灣經歷過不同的是,我就躺在原位,不用另外到X光室。

接著牙醫再一邊看著x光片,一邊在我口裡用金屬工具針對每一顆牙齒一會敲敲,一會打打,然後時不時還會鑽一下牙齒本身和牙縫。這也和我自己以前在台灣經歷過不太一樣,那個力道和速度,如果英國是10分,台灣大概只有2,當下是覺得他有需要那麼大力嗎?但反正我有心理準備了所以我覺得還挺得住。

牙醫:「你平常牙齒有什麼不舒服嗎?」

龍媽:「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常常覺得牙齒有點酸軟,尤其是每天晚上半夜醒來的時候會更痛。」

(牙醫開始用雙手手指重壓我兩側的太陽穴)

牙醫:「這樣酸不酸?痛不痛?」

龍媽:「會耶!」

不是,我說大哥你壓那麼用力當然會痛啊…

接著牙醫用手指壓著太陽穴的同時,讓我試著張開口,閉起口,再重複幾次,然後順著我兩側的輪廓線一路壓下去。

牙醫:「這樣酸不酸?痛不痛?」

龍媽(表情扭曲說不出話來):「嗯…」

牙醫:「你是不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會磨牙?」

龍媽:「我不知道耶…」

牙醫:「我幫你做一個牙套,晚上可以戴著睡覺,這樣你即使睡覺的時候磨牙,牙齒酸軟的狀況應該可以改善。」

接著牙醫拿出一塊很像黏土的東西,讓我咬住,感覺上跟以前做假牙的其中一個步驟很類似,目的應該是要留下我牙齒的形狀。

來回家爬文後才知道,這個牙套有個專業的名稱叫做 “biting plate for teeth grinding” (防磨牙咬合板)

接著牙醫又發現我有一顆蛀牙的補牙有點裂縫,需要再重新填補。

牙醫:「你要補銀色還是白色的?」

我當下直覺是,不同顏色價錢一定不同?一問之下果然沒錯!補銀色可以免費但補白色要£200 (大概台幣7,600)。

於是我向牙醫表示,自己才剛生產完不滿1年,牙醫則馬上確認我補白色的可以免費。

看診結束後回到樓下櫃台預約到了下次1個月後的看診時間。

這次牙醫體驗大致上還不錯,雖然牙醫師的手勁稍微大了一點,但也許這也只是個人感受,而且其實也都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

還有就是最重要的是,因為還符合產後1年的身分,此次所有診療完全免費!沒有花到一毛錢!

我爬文了解了NHS體制下的收費,少說也是要£23.8起跳。

↑以上翻拍自NHS網站。

來源:https://www.nhs.uk/nhs-services/dentists/dental-costs/understanding-nhs-dental-charges/

我大概摘要以上NHS網站上載明的牙醫收費標準:

✍英國NHS牙醫緊急處理以外,總共分為三個等級:

緊急處理£23.8 (約台幣900元);止痛和暫時性的補牙。

①第一級:£23.8 (約台幣900元)基本的檢查(包括x光檢查),診斷,和治療建議等等。

②第二級::£65.2 (約台幣2,500元);除了包含第一級的診療內容外,還有補牙,根管治療,拔牙,其他更複雜的診療則屬於第三級。

③第三級::£282.8(約台幣10,800元);除了包含第一級與第二級的診療內容外,還有牙冠,假牙,牙橋等等。

另外令我驚訝的是,爬文後發現在台灣咬合板的製作時程好像大多也是要1個月左右,而且不同的診所或醫院費用都不太一定,可能有些地方只收你每次的掛號費100元,但也有聽說整體做好全部要花好幾千元的都有。

所以整體上,牙醫和團隊的專業度上我覺得還是很肯定的,我很開心也很滿意這次的牙醫初體驗。

📅2021年10月11日

回診前1天,手機簡訊收到了牙醫診所提醒看診時間。

📅2021年10月12日

回診:補牙+領防磨牙咬合板。

看診時間12:20,正好是龍三第一個小睡時間(每天11:00-13:00都是她第一個小睡時間),這天阿財工作要外出,所以拜託好鄰居C中午12:00來家裡幫忙做臨時保姆。但事實上好寶寶龍三早就在表定11:00睡著了,所以理論上C其實只要人坐在我家做自己的事情就好,頂多如果寶寶監視器有什麼動靜他稍微注意一下就好。。

↓我還早早拿出了3隻雞腿退冰,盤算著我看牙醫回來我們三個人可以一起簡單吃個午餐。

C依約準時到了家中,我連忙道謝後趕緊出門。

抵達牙醫診所一樣是先向櫃台報上姓名,診間等候。

↓候診時,時不時把寶寶監視器拿出來關心一下龍三的狀況,很好,她睡得很香甜。

不久後牙助就來了帶我上樓到診間。

牙醫確認我希望打麻醉後,幫我打了麻醉後便開始幫我補牙,他先幫我去除舊的填料然後再放入新的填料。

大致完成後牙醫拿了片咬合紙要我咬一咬,一邊再使用牙鉗修修補補確保補完牙齒後的咬合狀況ok。

因為不是人生中第一次補牙所以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並沒有太多驚奇,

到這邊我都覺得還好,因為以前跟以前補牙的經驗都一樣,只不過以前我遇過的台灣牙醫都是比較溫柔的,但今天這個牙醫的風格就比較…「狂野」一點,補牙就補牙,那個拳頭就在我嘴唇旁邊回來回去,這我真的沒遇過。但也沒關係,都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

不過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對於牙醫回來回去的力道和大動作漸漸習慣的時候,突然有一下特別大力重擊在我的嘴唇上。

我因為打了麻醉,其實不太能感覺到什麼。

然後就看到牙醫和牙助居然在我身邊小跑步了起來。

隱約開始覺得怪怪的。

雖然我躺著也看不到什麼,但發現他們開始往我嘴唇上蓋紗布。

然後一片不夠,再換一片,然後又換一片,我不知道他們換了幾片,但他們的慌亂真的超明顯。

但都沒有人要跟我說發生什麼事。

我終於忍不住問了。

龍媽:「我是流很多血嗎?」

牙醫:「沒有沒有…」(但他那個換紗布的手沒有停過)

龍媽:「但我是在流血吧?」

牙醫:「…是啦,但這很正常。」

正常?我如果看牙醫牙齒牙齦流血是正常沒錯,但嘴唇流血就不太正常了吧?

我越來越害怕,覺得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壞事,不然他們不會一副心虛的樣子,還不敢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龍媽:「都好了嗎?我可以走了吧?」(起身想走)

牙醫:「你還是先在這休息20分鐘再走吧。」

我心想,牙醫的麻醉通常都不太對生活會有太大影響的,為什麼打完那麼久了還要叫我坐20分鐘啊?

結果牙醫凹不過我,跟我說,其實我的嘴唇正在血流不止,還拿了一面鏡子給我照。

不照就算了,一照…

我怎麼變成香腸嘴了!

我的下嘴唇整個超腫!

而且有個超大的傷口!

從下嘴唇下半部延伸到嘴唇外長長一條!

不誇張,目測應該有超過2公分那麼長,而且從下嘴唇中心延伸到嘴唇外。

↓掙扎了很久覺得還是放一下圖片,不然空口白話可能無法讓人理解有多嚴重。

但如果你不敢看的話,就迅速往下滑吧…

真的崩潰,於是我請牙醫老實跟我說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才承認,剛剛他用力過猛,牙鉗不小心尻到我的嘴唇。

我說,看起來超嚴重,這個肯定要縫了吧?!

他卻說,這沒有什麼,就像嘴唇不小心咬破一樣,他覺得應該不需要縫。

但不好意思喔!我本人從來沒有咬破過嘴唇,更何況還這麼深這麼長的傷口!

看個牙醫補個蛀牙還要弄到破相,我想我也是破世界紀錄了。

然後照他說的坐著休息20分鐘過後,我的嘴唇其實也沒有完全止血,我就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就問牙醫,能不能開給我止血的藥,或任何可以幫助傷口癒合的藥。但牙醫說,他最多只能給我開抗生素,不過建議我再在診所多留一會,確定沒事再回家。

可是我一心只想著龍三午睡就快要結束了,再加上這樣一搞,本來預計要回家的時間已經晚了,已經麻煩C太久了,正好也是午餐時間,答應了要一起吃午飯的,覺得對C很不好意思,我得要趕快回家才行,所以我堅持要走。

但沒想到這個時候牙醫卻開始連忙道歉,還說可以送我回家,這時候我就更加覺得,這一定是個超嚴重的意外,不然這個牙醫不會看起來那麼擔心+害怕+內疚。

讓牙醫送回家也太奇怪了吧…於是我回絕了他,並且再三表明嫩嬰與臨時保姆都在家中等著,我真的必須趕快回家。

結果沒想到牙醫又說,我如果覺得我真的很不舒服的話,我可以去急診,不然我也可以叫救護車。

我以為我聽錯,所以我再確認一次,沒錯,牙醫沒有要再幫我做任何處置,牙醫叫我自己去急診或自己叫救護車。

傻眼😰。

但我覺得這些都於事無補啊!你也不開止血藥給我,甚至連傷口消毒都沒有,你就叫我坐在診所休息,那我不如回家吧😢。

而且我又想了想,不對啊,我光看個牙醫你也可以把我搞成重傷,又不幫我處置,以我跟英國急診曾經交手的經驗,不免覺得那個不把你的急症當作急事的急診我還是不如不去吧,再說,說真的,我心中其實有個念頭,如果真的要縫,我還是直接訂機票回台灣吧,我不想拿我的臉開玩笑。

所以我婉拒了牙醫的建議,我直說,我的寶寶和保姆都在家等我,我真的必須要走了。

於是牙醫幫我嘴唇拍了幾張照片,交給我上次訂做的防磨牙咬合板,就放我走了。

↓我的防磨牙咬合板 (biting plate for teeth grinding)

結果當我到了診所樓下,正要離開的時候,一位櫃台小姐居然迎上來,要我再坐下來休息一下,跟我說如果我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就好好說出來,還說,身為女人,我們不需要故作堅強。

她的原話是 “We women don’t need to be tough.” 我心裡想的是,非常謝謝妳的好意,但我嘴巴真的痛到講不出話來 (感覺這個時候應該是麻醉有慢慢在退了),而且我真的趕時間啦!

然後後來連牙醫診所的經理都出現了,人看起來是和藹可親,但說的話也是沒什麼建設性,也是叫我再多坐一會,或叫我自己去急診。

我說不必了,再三表明家有嫩嬰和保姆,於是就回家了。

到家後開門時有點忐忑,不知道龍三有沒有麻煩到C。

但當我聽到從樓上傳來龍三在自己房間裡玩得很開心咯咯笑的聲音後,就放心了。

這時候C也上前來:「她應該醒來有一個小時了,但都沒有哭,所以我就照你說的,就讓她自己在房間玩自己的。」

這時我正好脫下口罩,然後取下嘴唇上的紗布,C看得驚呆。

「姊,妳的嘴巴……」

↓然後我發現,我嘴唇流的血透過了紗布還沾到了口罩…

我向C講了一下事發經過,把龍三帶下樓,然後去廚房弄個簡便的午餐。

我的嘴唇整個開始痛起來了,所以原先預計要跟C一邊吃泰式冬陰功泡麵雞腿一邊聊天的,後來我只煮了一包,因為我根本吃不了那麼辣那麼燙的東西。

↓看著C與龍三吃午餐的背影,突然覺得心情更差,明明我本來應該也和他們一起在餐桌上有說有笑的耶!當下不要說吃了,就算說話對我的嘴巴都是酷刑

趁他們吃飯的時候我爬了一下文,發現這種傷口初期可以用碘酒消毒,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乾燥,可以幫助傷口癒合。

我突然想起家裡有台灣的雙氧水和碘酒,趕快來用。

↓來自台灣的神藥之一與神藥之二,碘酒與雙氧水

↓這是受傷當天,我在家用了雙氧水清潔傷口但還沒用碘酒,傷口乾淨的樣子

然後我接到牙醫診所經理的來電。

經:「嗨,你回家後都還好嗎?」

龍:「我嘴唇越來越痛,而且心情很差。」

經:「那你要不要這幾天回來診所讓我們看看?」

龍:「請問我再過去的話,妳們是會再幫我做什麼處置嗎?」

經:「我們就是看看妳的復原狀況喔!」

龍:「不是,我說你們就看看,那我回去到底要幹嘛?你們其實也知道,我家有嫩嬰,要出門要先找到保姆才行,所以不是說隨時想出去就出去耶!」

經:「……」

龍:「畢竟我剛剛在診所也跟你們說過,我出門不是很方便,所以要有那個必要性我才會出門啊,例如我可能是要去急診或去醫院縫我的傷口,話說回來,你們要我再回去你們診所的目的和功能是什麼?」

經:「其實你如果覺得你需要去醫院或急診,你真的可以去,況且如果你覺得如果有第三方給你不同的意見你會比較放心的話。」

不是,我就只是舉例而已啊,我有時候真的覺得英國人腦子是不是就是直線的啊?

講了半天,結論還是叫我自己去醫院或急診…

龍:「我考慮一下吧,謝謝妳。」

經:「那妳考慮一下明天早上回電話給我?」

龍:「我不會再打給妳喔,麻煩妳再打來吧。」

我覺得真奇怪,我們的對話完全沒有建設性,叫我回去牙醫診所不做任何處置的話,也只是浪費時間,然後居然還要我打電話過去,真的不能理解。

在一旁的C聽了也是覺得不可思議,最後他給我的建議是,如果真的有必要,就去韓國吧。他自己有一次在韓國跌傷的經驗是從受傷到搭上救護車然後到整個傷口縫合大概20分鐘不到,而且他說他的傷疤有12公分那麼長,我仔細左看右看還是看不到任何痕跡!!超級奇蹟!果然是整形醫療大國。

和C大概幹譙一會,再連忙道謝後,就請C回家了。

後來阿財大概傍晚工作回來,看了看我的香腸嘴,超級不可置信怎麼會發生這麼倒楣的事。

默默說了一句:「這下大家真的都相信我會家暴了。」

這時候還有心情給我英式幽默,我實在笑不出來(一方面也是因為嘴太痛不能動。)

我真的心情差到極點了,這天剛好換阿財煮晚餐,於是我就躲到房間自閉,跟他說老娘今晚不吃晚餐了,你和女兒好好自己照顧自己吧。

當天晚上我又用碘酒消毒了一下傷口,早早就上床睡覺。

但因為嘴唇又痛心情又不爽,所以睡得不是很好。

📅2021年10月13日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情先照照鏡子,嘴唇好像更腫了,而且好痛。

實在太氣把阿財叫來,忍著嘴痛罵了半個小時,內容大概是要不是他和女兒,我也不會在英國,才不會受這個皮肉痛。然後順便預告一下,如果我真的恢復不了,去韓國處理一下肯定是必須的。

阿財覺得委屈,但也沒吭一聲,就在那立正站好等我罵完又默默回書房工作。

後來想想,嘴巴痛歸痛,為了要養肉,總要吃點東西,同時又要避免拉扯到傷口,所以我三餐都用吸管喝一些流質食物。

這幾天的食物大概就是燕麥配方奶搭配水果打一打。

我雖然一整天大部分時間傷口都儘量保持乾燥,但偶爾還是會噴血一下。

然後晚上睡前用碘酒消毒一下傷口。

📅2021年10月14日

一早照鏡子,嘴唇不腫了,但傷口還是隱隱作痛,而且長長一條在那。不過可以很明顯看到已經開始結痂。

↓受傷第三天,傷口消腫後開始結痂的樣子

稍晚牙醫來電詢問近況。

他先連忙道歉一番,然後又舊事重提,看是否可以再回牙醫診所讓他們看看。

然後說他給醫院的朋友們看了我嘴唇受傷照片,有些人覺得需要縫有些人覺得不需要縫,所以看我要不要去急診。

我說,如果你真的覺得我的嘴唇有再治療的必要,你為何不直接幫我治療?

他說,他只是個牙醫,他沒辦法治療嘴唇。

好吧這我能理解。

我又問,如果我自己去急診實在太折騰了,不如是否可以幫我開轉診單做轉診?

他說,這他也沒辦法。

不過他倒說,他願意送我去急診,他到時候可以試著和急診人員溝通,看看他們能不能快一點看到我。

我想起自己曾經在英國急診室從白天等到天黑,整整搞了8小時才結束的可怕經驗。

那個你自己很急但他們一點也不急的急診,還是算了別去吧。

我謝謝他再次提議去醫院,我覺得不用了,但可以再去他們診所一趟。

我其實已經明白他們牙醫那邊沒辦法幫我再做什麼,不過他們幫我補的那顆牙齒,一直覺得高高的不太舒服,如果可以趁機再修整一下也不錯,不然再重新掛號不曉得又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牙醫。

於是和牙醫約了第二天中午。

📅2021年10月15日

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照鏡子已經成為我的日常,好可悲。

傷口還是很長,還是會痛。

因為和牙醫約好的時間龍三剛好又要小睡,於是出門前又再次拜託好鄰居C來了家裡客廳坐鎮。

這天阿財陪我一起去。

到了診間牙醫見到了我又是一陣道歉。

我緩緩脫下口罩,牙醫仔細看了看,覺得傷口復原得不錯,好奇我做了什麼。

牙醫再幫我傷口拍張照之後說,既然現在傷口已經乾燥結痂,可以開始在傷口上塗抹油膏,例如凡士林,這樣即使嘴巴一直動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拉扯而導致傷口破裂。

然後牙醫順便問了一下上次補牙的狀況,再幫我修補了一番,這下真的舒服多了,不會再高高的了。

離開前牙醫彷彿有鬆一口氣的感覺,跟我們道別:「龍先生,你是下星期要來做牙齒的例行檢查吧?我們到時候見咯!」

沒想到阿財居然回他:「對喔!希望我的嘴唇到時候沒事。」

哈哈哈哈好一個英式幽默,這算溫柔的復仇嗎?

牙醫隔著口罩尷尬的笑而不語。

回家的路上,我開始在腦子裡搜尋家裡的凡士林放到哪裡去了,只記得那時候在台灣坐月子的時候有買了一瓶偶爾給龍三預防尿布疹用,但我不是很想拿她擦過屁股的來擦我的嘴巴,覺得有點噁。

我正陷入長考的時候阿財說話了:「家裡凡士林還有嗎?不然你用那個日本的油膏啊?」

龍媽:「哪個?」

財:「就是之前我手乾裂流血,妳拿給我擦,上面有個娃娃有點涼涼的那個。」

啊,原來他說的是曼秀雷敦。

我真的覺得有點怒又有點高興。

龍媽:「欸,真的很諷刺耶,我本來沒事,結果看了你們英國的牙醫差點被弄到毀容然後之前都用台灣的藥消毒,然後現在要靠日本的藥復原。到底是??!!」

我回家後速速拿出來用,睡前還塗厚厚一層。

↓台灣來的(精確一點說應該是日本來的?)神藥之三:曼秀雷敦,阿財口中上面有個娃娃冰冰涼涼的藥

📅2021年10月16日

一大早神奇的事發生了,在嘴唇外那一長條的結痂居然掉了,好開心。

但嘴唇上的還在。

簡直神藥。

📅2021年10月17日

買尬!一早又發現奇蹟,連嘴唇上的那個結痂也掉了。

我小心翼翼的動動嘴唇,嗯,剛長好的肉和皮膚有點敏感。

我用手指壓壓看,還是會痛。

📅2021年10月18~21日

早晚各擦一次曼秀雷敦,用手指壓受傷的部位還是會有點痛。

因為臉上陰影和角度的關係,仔細看才可以看得到傷口。

📅2021年10月22~27日

不定時塗抹護唇膏,保持嘴唇滋潤。

嘴唇外下緣的長型傷疤仔細近看還是看的出來一點點粉紅色。

嘴唇上的不規則傷口形成了一個突起物,類似一個小小的青春痘在那邊,仔細看可以看得清楚,但用觸摸的可以明顯摸到一顆的感覺。

📅2021年10月28日

傷口痊癒狀況看起來和上一階段一樣,傷疤沒有再進步了,不確定是速度變慢了還是以後就這樣了,唯一不同的是輕壓已經不會痛了。

經過這次事件,再次印證了大英帝國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佛系國家。

我是覺得我作為一個外籍新娘,如果是自己選的,好好的台灣不待要來英國,就把它當作一種修行吧!既然在這落地生根了,也該讓自己習慣這種佛系態度。

再說,其實平常只要自己好(常)好(常)保(燒)健(香)維護身體健康,能不需要用到醫療資源就不要用到,這才是真理。而且不論在哪個國家都一樣,不是在台灣你就會比較想生病吧?頂多如果人身在醫療大國的台灣的話,生病受到的處置可能比較有效率,待遇可能比較周到,服務可能比較精緻,感受可能比較舒適,如此而已。

說這麼多,我只是想再次強調,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而在英國生病,有時候不只是錢的問題而已,因為人家健保制度下也是有很多免費的服務項目,但難就難在你來自台灣,你體驗過的醫療服務一向都是非常到位,相形之下英國的醫療品質可能就比較難滿足你。

就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懂嗎?

所以,我也只能繼續佛系啦!

在IG上follow我們:

@Dragon_Mama_UK

@princessdragoninthehouse

🐉關於龍三來了:

正港台妹,嫁作英國人妻。 用心生活,用愛料理,致力在歐洲以當地食材做出道地台味。 過去於公關行銷界闖蕩逾十年,曾任職中國奧美廣告集團高管,旅居北京與上海,後定居英國並擔任數位醫療公司主管。 目前為二貓一女的全職三寶媽。

About Dragon Mama:

Currently CEO of a young English and Taiwanese family, promoted from an experienced marketing and PR expert.

I am from Taiwan and now live in UK. I have lived in various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Taipei, Beijing, Shanghai, and now Leeds. The only thing never changing in my heart is my love of food, and I truly believe sharing meals together can bring people closer.

No matter where I am, I enjoy cooking for people I love – my family, my friends, my colleagues and my husband. Although I miss Taiwanese food all the time, I don’t think it’s necessary to always use the original ingredients from Taiwan. On the otherhand, based on the authentic flavour in my memory passed down by my grandmum and my mum, I always believe “Love is the key spice of my cuisine”. That’s why I try to fully utilise the local ingredients and create the flavour as authentic as I can. I hope my baby girl will love taking this family heritage and love the fusion of English and Taiwanese cultures as well.